新闻资讯

熔炼团队 达成使命——记北京建外有个编辑部中心拓展训练

来源:人众人 人气:1047 次 时间:2014/10/9 17:00:58 关闭 打印
    2014年8月29日午饭后,抬头看看北京的天空,阴刺啦的,不冷也不热。初秋的风把云层抬得很高,太阳躲在云后不肯露脸,只把漫射的哑光,涂抹在淡鹅色的天幕上。
   
    “到点了,上车出发”。只见许多青年男女,兴高采烈地背着双肩挎,来到电子商务中心院门口的两辆大巴车前集合上车,许多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们忙活着向大巴货舱内搬放瓶装水和食品。
   
    这是电子商务中心全体员工即将举行的一次主题为“艰辛旅途熔炼团队,坚韧不拔达成使命”的拓展训练活动。精干清瘦的人力资源总经理魏建宇,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他上车清点人数后,下令发车,两辆欢快的大巴车随即启动,目标直指北郊延庆。
   
    这是总计185人的队伍。其中新加入电子商务中心序列的内贸信息中心的员工就占了百名,也分乘另两辆大巴从城内东安门出发。他们这是第一次参加电子商务中心的职工拓展活动,噢,好期待呦。我们的队伍壮大了,好多新同事可以通过这次活动相互认识了。敝人早有一大“理论”:13亿人庞大数字里,你我竟然有缘相识、相知、共事,还一块拓展,你说那是多大的“缘份”啊!魏建宇告诉我,这次参加拓展的人数,是历来最多的一次。
   
    说话间,车已过东五环、过北五环、过居庸关、过八达岭,一路北上……
   
    北京周末高速路上,毫不犹豫地再现着“首堵”特色。然,我们的大巴司机,那绝对得点赞,咱车巧走原G110辅线,与拥堵不堪的京藏高速并行。看看看,你那儿是车结长龙、蜗牛蹒跚;我这里却是一路畅通、撒欢地向前向前向前!坐在这样的大巴车里,那小小得意和喜悦,还是有一点滴:)……
   
    果然,我们一路顺利来到了延庆县“快乐假日酒店”,四车会合,百多“背包客”忽然布满了酒店门前广场,熙熙攘攘之声,不绝于耳。太阳呢,瞧着大家兴奋劲儿,就悄悄换了个笔调:淡鹅色的天空渐渐被晕染成了暗茶色——傍晚来临。
   
    在广场上,忽然有一群穿砖红色上衣的男士,热情地在召唤:“电子商务中心的伙伴们,集合了!”哦,这就是著名的“人众人拓展训练”的培训师们,马上接管了对我们的组织权。瞧,声声“伙伴们”,叫得多亲切,一看就是研究过心理学的,嗯,很专业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分发住宿房卡、约定集合吃饭的时间、交代作息时间和注意事项,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
   
    晚饭后再次广场集合。前面是女生,后面是男生,大家随意站成横排,据说是要分组。我和中心党委书记姚广海、副总裁刘建勋在一旁观看。你想啊,虽说是185人之多,但大家来自不同部门,很多人相互还不认识,或仅仅是个脸熟。显然相识的会自然连排站在一起,当然希望也能分在一组, 这可不利于最大限度地实现人员相互交流呦。
   
    人家培训师真的很有办法,让大家从第一排1至12开始循环报数,得出12个“1至12”,然后令大家变换队阵,1至12纵向列队。这就出现新的横排:第一排都是1号,12个一号就结为1 队;第二排都是2号,12个二号就结为2 队,以此类推。这就十分巧妙地将男女搭配开、生熟面孔搭配开了!这12×12编组之外剩余人员,再随机插入各组中。怎么样,挺专业吧……
   
    天很快黑了下来,那边的酒店礼堂却灯火通明。全体人员按分组列队,鱼贯而入,整齐落座,在培训师的带领下,开始了游戏般的智力活动。所有人在培训师妙语连珠的编排中,笑浪叠起,大家仿佛一下子都穿越了,一同回到了“排座座,分果果”的童年时代……
   
    是啊,我们这些同事们,平时大多是奋战在计算机荧屏前,巨多青春活力只能约束在尺方荧屏前。敲击键盘成了他们一天主要的动作,大部分时间的目光所及,只在20公分之内。长时间的工作压力,的确需要有个释放机遇。今天就放开了吧,瞧,每人那自然天真的本性和童言无忌的欢笑,在培训师幽默的引导中,一下子喷涌而出——哄笑、呼喊、鼓掌,快乐的声浪似乎要把礼堂的顶棚鼓开,所有身临其境的人,都会不自觉地被这里的快乐呼啸所“感染”……
   
    看大家玩得致兴,我和建勋陪同姚书记悄悄离开,驾车去离此不远的另一地点,看望中心所属国富瑞数据工会组织郊游的全体员工。
   
    等我们回来,礼堂里仍然是激情荡漾、青春四溢。大家在分头起队名、定队歌、选队长。于是乎,什么“箭之队”、“小苹果队”、“NO1队”、“南波湾队”、“红星队”、“最棒队”、“朝阳队”、“花儿与少年队”、“群星队”……等等纷纷出笼,各队队旗、颜色各异;各队队歌,千奇百怪。然后大家轮番上台亮相,各自展示自己的旗和歌:瞧,那字写的;听,那歌唱的,老搞笑啦!这说明,童真和童趣,在人生中会随时、趁机顽强地显现——只要大家放松、开心就好。
   
    这是一场幽默轻松的战前动员和准备,明天将要有13公里的山地徒步PK呢,睡觉!明天,好戏在等着你!
   
    ……
   
    翌日清晨,老天特别垂念,知道我们将要挥汗徒步,延续着昨天的凉爽。早饭后,所有队员都穿上了统一的上衣,男生是灰和绿色,女生是玫瑰红和蓝色,所有队员的双肩挎背上了自己的食品和饮水,整装已毕,登车出发。
   
    四辆大巴车开到聚龙山庄为止了。北向一片大山耸立,有迎面压来的感觉。查看手机地图,得知这叫“应梦寺山”。山脚下有一座红墙黄瓦的精美院落,好像是座幽静的敬老院。我们185人就在院落外面的三角广场上列队,在培训师的带领下做登山前的准备活动。一位敬老院的老奶奶,在一女青年的搀扶下,看着“光景”。她老或许很奇怪:这些城里的后生要干嘛?要和大山过不去?哎,您别说,我们这次还真的是要征服这座大山,真的是在和自己“过不去”,是一次自己和自己的较量。我们的口号是——“艰辛旅途熔炼团队,坚韧不拔达成使命”!
   
    青春的一字长蛇阵
   
    走,出发!我陪着姚书记在队前,和第一队——“箭之队”一同行动。本次徒步的组织者魏建宇也随一队行动,而刘建勋副总裁和人力资源部的李建钢、孙可殿后、收容。所有身穿砖红色上衣的培训师,每两人跟一队,配备对讲机,保持着队与队的联络。
   
    我们的徒步路线是朝正北爬上大山,攀上应梦寺山两座山峰间的垭口,然后缓坡向下,抵达东西走向的后河河谷,然后折头向西,沿后河河谷朔源而上,直抵其上游的拦河大坝——玉渡山大坝。
   
    姚广海书记别看50多岁了,清瘦精干,他和大家穿一样的队服,背一样的双肩挎包,在山路上竟然飞走如鹿,轻松自如。每每他先行攀上山路旁的凸岩,俯望全队,不停地挥动臂膀为大家鼓劲儿、加油。他的平易近人、他的率先垂范,鼓舞着年轻的队员们紧跟向前、向上,向上、向前……
   
    要说一路上最为辛苦的是我们的硕士摄影师吴建华,和负责摄像的中心团委书记李晋豫。他们不仅要背着与大家同样重的食品和水,还要背着摄影、摄像器材,一会儿跑到队前回头为大家摄影、摄像,一会儿又跑到队尾和队中,抓取大家的特写镜头。所有队员们在通过他们镜头前,都特别摆下一个pose, 把自己最笑容可掬的、最可爱的、甚至是搞笑的形象,定格成日后美好的回忆。
   
    青春就是不一样,如此地动人、如此的美好、如此的不加任何掩饰。你看,在上山路上,开始大家还有说有笑,尤其是那些女生们,叽叽喳喳,像山雀,我们走在前面,能一直欣赏到姑娘们银铃般咯咯的笑声;可是几百米的山路攀爬过后,你再听,队伍中就悄然无声了,只有哗哗的脚步声和伴着的喘气声。可一旦“原地休息”的呼喊传来,叽叽喳喳的山雀们就立刻又活跃起来了,银铃般的咯咯笑声,是这大山中最悦耳的歌唱,因为这是青春的声音!
   
    生命如此美丽。你看一旦原地休息,都累成那样了,女生们也忘不了发现美、装扮美。本来,统一发放给女生们的上衣,不是天蓝色就是玫瑰红,远远望去,在大山绿草灌木群中,显得格外艳丽,移动起来,就像是摇曳在大片绿茵中蓝色或玫瑰红色的美丽花簇。而细细看去,不少女生摘采一支支嫩黄、鲜紫的小花,有的插在乌黑的发辫后面,有的插在背包拉链上,再映着透着一层汗水、红扑扑的脸庞,多像补了水的红苹果!
   
    这注定是一支青春洋溢的队伍。你看培训会展部的杨洋,背着双肩挎,两耳戴着一副耳机,多像队伍中的“女发报员”。她边走边听着音乐,乐起来手舞足蹈,一根大辫子垂脑后,不由地让人想起“辫子粗又长”的小花。战略规划部的酆博,头戴一顶圆宽边米色小布帽,两侧上翘,那飒爽英姿的样子,真像早年的一幅越南女民兵照。
   
    我们的男兵也很帅气的:你看研究院的副院长李鸣涛,后面背了个黄色的双肩挎,胸前也抱背了个双肩挎,猛一看上去,哈哈,阁下就像是从天而降的跳伞员,莫非带来了最高当局的手谕?我们队伍中还有一位棱角分明的硬朗酷男,一顶棒球帽帽沿低压,猛一看多像扮演过杨子荣的影星王洛勇!他叫吕广宙,也是研究院的。看来,咱研究院的男生很“有形象”啊!
   
    队伍中有一持蓝旗的旗手叫万力宁,内贸信息中心的软件开发工程师。老哥亦是很有型啊:一头乌亮卷毛长发汗淋淋,头缠绕花纹布条,布条上还别一束可爱的小黄花,再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戴着手套,拄着专业手杖,胸前还挂个瓶子,那白胖胖的脸庞,笑容可掬,真像是舞台型男歌手……
   
    我和姚书记率先登上了两峰垭口,这里是今天登山的最高点,后面的路就是下坡了。站在高高的岩石上,俯视着咱这支现代气息和青春活力浓郁的登山队伍,我忽然穿越了,穿越到文革末期全国学习解放军的野营拉练中去了。那时我们还是个初中生,与同学们徒步在风雪寒冷的原野上。哪有双肩挎呀,每个同学学解放军,用绳索打背包,把一床被子捆成像炸药包那个样子背在身后。我那时很得意:同学们用的是普通绳索,我则用的是爸爸部队正规的背包带。在爸爸的训练下,我的背包打得和解放军一样一样的,加上穿着爸爸的旧军装,虽肥大,但也足以引来同学们羡慕的眼光。
   
    那时我们走啊走,脚上打了水泡也不叫苦,学解放军嘛。身为学生干部的我,带领几个同学,站在长长的徒步拉练的队伍旁,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志愿军宣传员一样,打着快板给疲惫不堪的同学们鼓劲加油。记得当时编的快板词,也就是顺口溜:“寒风刺骨似刀割,战士心中暖如火,人民军队英雄汉,铁脚一双走山河”……咵咵的快板板声,永远留在我了的记忆里……
   
    “加油啊”!姚书记挥臂一阵呐喊,一下子把我从黑白色记忆中,又拉回到眼前彩色的景象里。走在最前面的是“箭之队”的旗手、内贸信息中心的崔毓,搞技术的,不爱说话,却有一身勇往直前的蛮力。他的身躯看上去好像是由好多“圆”组成:大大圆圆的光头、戴着一副圈圈圆圆的眼镜、挺着胖胖圆圆的身躯,拄着一根手杖,擎着一面粉红的队旗,像一辆力量巨大的坦克在队前开路,特别的好玩、可爱。
   
    第一个登上垭口的女生,是内贸信息中心的一位瘦瘦高高的小姑娘,叫丁楠,据说是刚入职不久,有股冲锋在前的劲头;第二个攀上高点的女生是内贸信息中心的赵蕾,永远一副青春亮丽的嘻嘻笑容;第三个则是我们的老将王辉,她是中心工会的体育委员,是永远的“运动派”,这样的徒步,更使其精神大放异彩……
   
    友爱无敌,温馨化难
   
    毛主席有句诗“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当我们通过了应梦寺山的这个两峰垭口后,就是缓缓的下坡,再也没有陡峭险处了。但是羊肠小道完全隐没在一人多高的灌木从中,七拐八拐、高低不平、碎石泥滑、无处不在。大家只能是一个跟一个,呈一字长蛇阵前行。
   
    “有地雷!”忽然队伍中有人高叫,马上有人俏皮地呼喊“往后传,有地雷,请注意”!那边又一声“报告,是牛雷”!哈哈,那是啥地雷呀,是牛粪。大坨的牛粪正好糊住了窄窄的小道,不小心还真能踩踏中雷。“又发现马雷”!你听听,累成这样,俏皮玩笑还是连声不断。这就是青春的气息!
   
    一直走在前面的姚书记,也很风趣,他边走边用天津腔给大家讲故事:说有一次,也是徒步登山,非常的累,驴友们就在路边休息,只见五个天津人超越过去,也没在意。一会儿,驴友们休息够了准备继续攀爬,忽然见到五个天津人折返回来,于是就问:“哎,哥们儿,前面有啥光景”?第一个天津人只说一句:“嘛也没有”;接着后面的第二人接力补一句:“就一破亭子”;第三人走过来又接上一句:“还没有我们小区的好”;第四人走过来也撂一句:“刻有四个字儿”。这回乐不可支的驴友们插嘴了:“啥字儿啊,莫不是‘大好河山’之类的赞语吧”?第五个人过来狠狠摔下最后四个字:“禁止超越”!——哈哈,哈哈哈,您想想,那是纯正的天津音,吐出就像是在说“三句半”,自己还绷着不笑!让书记这俏模俏样地学一通,听着立刻有肚子疼的感觉,疲乏顿时开溜……
   
    书记体力极好,我就陪着他在队伍最前面开路侦察,辨别岔路。走着走着,忽然,我们抓到“布雷”的元凶了。一大群无人看管的黄牛、黑牛和花牛,数数有20多头,或站、或卧在窄窄的山道上拦住了去路。姚书记风趣地大声说:“哎,哥们,让让路”,老牛们睬都不睬,那场景颇为好笑。我连忙上前亲切招呼:“噢——喽喽喽”…… 老牛们挺给我面子,立马起身让路,我心里那得意的呀,直想蹦高!……
   
    后面大军中有人就比较搞笑啦,我们美丽的大辫子“小花”杨洋,正戴着耳机边走边听音乐,猛然撞见一大群“埋雷巨兽”,立刻花容失色,尖叫一声调头就闪,差点把后面的男士扑倒,把大家那个乐得呀。大家看见了牛,再瞅瞅咱穿着红衣的培训师们,玩笑地建议:莫不要来一场山野间的“西班牙斗牛”?哈哈……
   
    说话间,大部队迅速通过“雷区”,来到了一个黑灰色硬岩高坎上,下面就是东西走向的后河河谷了。说实在的,走到这会儿,那已是脚胀腿痛了,在这近两米高的坎崖上,站都有些站不稳呐,别说要从这下去了。
   
    我和书记手脚并行先行下坎,和一些“纯爷们”在崖坎下边自动形成一个保护线,护卫大家下崖。有勇敢的,就在我们的保护下垂直下崖;感到紧张的,就向左沿斜面下崖。能看出来许多女同事都很紧张,研究院那位娇小俏丽的亢春瑞,紧张地蜷缩身体,真像是受到惊吓的小花猫。这时男士们护花使者的责任感,好像勃然迸发,声声的鼓励,伸出的手臂,交叉结成的就是一张友爱的保护网。
   
    不仅如此,据说在分组时,队员们就曾将自己名字写在卡片上,汇集,然后随机抽取,抽到的名字就是你的“国王”,你一路上必须侍奉她,保护她。比如,党办那位胖胖壮实的王东岭,他抽到的“女国王”,就是信息部身材娇小的姑娘田园,她开始一路上蹦蹦跳跳,后来就累得直想折回“高老庄”。东岭大哥一路上连扯带拖,保护着“小女王”走到终点。而党办的崔春,却是翟伟斌博士的女国王。虽然小崔坚强自立,但内向的翟博士走在前面,总是不放心地不时回望着“崔女王”是否需要帮助……
   
    尤其是在一次次渡“后河”的行动中,你总能看到大家互相帮助、手拉手踩石过河的身影。内贸信息中心的副总经理卢薇,有着较严重的关节炎,却贴着药膏坚持徒步,我们真担心柔弱的她是否能坚持下来。队伍中传说过河时有人落水可能是卢薇,大家都为卢薇捏着一把汗。我数了一下,全程我们来回渡后河,竟达17次,每次都是战战兢兢踩着河中凸石而过,如果没有互相帮助,这脚肿腿胀的,跌到水里,那是太容易了。一路上大家相互提醒,那一次次“小心”、“注意”“把手给我”、“慢点慢点”的呼喊,山涧河谷里便弥漫着浓浓感人的温馨友爱的味道……
   
    这是快200人的大队伍,行进在这只能通过一人的山道上,还要不断地过河,困难和不便可想而知。有仨俩“驴友”迎面而来,只能在路口让路等待。可他们没想到我们这是百多人的队伍在通过,不得不将“等待”变成“原地休息”,羡慕地看着这一队相互拉扯、不离不弃的“过兵”……
   
    这种互帮互爱、不离不弃的情形,让我联想到了弥漫在雪山和草地上的另一支伟大的队伍,让你感受到有一种闪光的精神血脉在传承!人生在世,咱不能空来一场,青年人总是要有些英雄情结的。当年红军有四渡赤水的壮举,我们则有17次穿插渡后河的行动,也算不含糊,因为我们和英雄的先辈一样,都有着胜利的信念和希望!
   
    西行取经,梅花绽放
   
    蜿蜒不定的后河,被上游大坝截流后,基本上算是小溪了,但在深深的大峡谷中川流,时不时还会激流喧啸一阵子,也是挺猛的呢。你看两侧五六米的高位,常有毫无棱角的裸石凸岩显现,说明大雨行洪时,后河会发威咆哮而过,此处所有高矮绿植树梢,都将淹没在后河巨量的水体中!我们现在行走的,只不过是后河裸露的河床而已。
   
    我和姚书记队前探路,走着,走着,与大家拉开了距离,渐渐听不到队伍的声音了。深深的峡谷中,古藤垂幔、蒿草浸润,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仿佛整个谷底便是一个大大的、浸满泉意的绿字,好像你轻轻的一声咳嗽,轻轻的一跺脚就能滴出水来似的。
   
    姚书记走的急,羊肠般的小道常常消没在绿色的灌木丛中,你须弓腰潜行,像钻进了一个遮蔽天日的藤洞,两侧荆条不停地抽打着臂膀和脸颊,你会左右抵挡不迭,早就看不到书记的身影了。于是,我孤存这巨大空间的感觉,令我心境突然空空荡荡的。突然前面书记的一声带着回音的招呼,让我真的陷入了空山不见人,但却闻人声的奇妙境地——还记得唐朝诗人王维的那首“鹿柴”诗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千年前的时空,忽然就再现于眼前了!
   
    突然,一声扑愣愣的声音让我一惊:一掠黑白颜色就被甩上了枝头,看,一只好大的喜鹊!我快步跟上姚书记,一次次拨开荆棘分辨岔路,查看驴友们留在树枝上的红布条;一遍遍跨越秃石乱布的河水,躲避着大坨大坨粘乎乎的牛粪。忽然,眼前一片开阔,显现出一个残垣断壁、十分荒凉的废村,描画着诡异的景致:别在这里冒出个“白骨精”变的姐姐来!我警惕地四处张望,打开手机地图,知道这个村子叫“老王家”。大概是上游建坝蓄水后,为了安全,老王家村民迁走遗下了这个废村。
   
    在这里休息吧,看时间已经晌午。这里虽阴森但开阔,容得下数百人,是大队人马扎营午餐之理想处。我和书记就此歇脚,等待着大队人马到来。
   
    环视这个比较“聊斋”的地界,石苔黑荫,颓墙狰狞,周遭寂静得可怕,只有废村前这条已变成细溪的后河在哗哗作响。忽然,听到了姑娘们隐隐的嬉笑声,循声望去,果然,远处几个身着鲜艳的玫瑰红上衣的女队员,无中生有地从绿灌从中变幻出来,仙女似地飘然而至;我们那打着队旗的光头大汉崔毓,接着跳将出来。后续花花绿绿的一哨人马依次显现。我揉揉眼睛一看:确定不是“西游记”里的幻觉,果然是我们的大部队赶到。上百人的聚集,一下子扫散了这里的阴气,无敌之青春,立刻演化成了这里的主题!
   
    果然培训师宣布在这里休息、用餐。各队纷纷各自寻处“扎寨”。 一些尿急的小伙儿,结伴在废村残墙间转悠寻找“歌房”; 稳健的老将袁志翔,打开手机的音响,随着悦耳的音乐踱开方步;我们可爱的“手机控”、中心行政办的王婷婷姑娘,一屁股坐下,立马掏出手机忙于刷屏;大多数人则都卸下双肩挎,掏出食品和饮料,开始补充“能量”。
   
    我和姚书记寻得天然的好餐桌——村头石磨盘,又碰到技术管理部的总经理李健的加入,于是大家一同解囊开吃。书记提议,李健向6队请假,与我们一同先行探路。吃饱喝足,李健也请下假来,于是我们组成了三人侦察小组,开拔了。很快,我们隐入绿丛中,离废村老王家越来越远,又堕进了“空山不见人,但却闻人声”的空幽境界……
   
    走着走着,忽然河流过水声激昂起来,原来这里有一小瀑布,白沫飞溅。瀑布下是一汪水潭,水黑不见底,说明这水很深,显然这是瀑布常年动力冲刷形成的。我情不自禁地吟出李白的诗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书记马上应道:“不及汪伦送我情”!
   
    唱和中,我们沿着后河河谷,披荆斩棘、奋力西行。消瘦矫健的李建,捡起一根很直溜的木棍,拨打着前进方向的碍草别枝,让我想起了西行的猴哥悟空;而一心向西快走的姚书记,岂不就是师傅唐僧?那八戒老弟呢?我四处寻望不得,却又碰见了一头大黄牛!呀,这不分明是那牛魔王?!
   
    好玩儿的遐想,伴我跌跌撞撞追赶着“师傅”与“猴哥”。其实此时我已经是脚肿腿胀,步履艰难了。有时听着书记和李健的声音越来越小,就有些着急,但怎奈腿脚已不听命令,我只能咬牙保持着行进状态而决不停下。想想当年红军长征,很多人不知道结局如何,看到的只是无尽的转移,雪山、草地。女儿问及邓小平当时的心态时,邓小平淡淡地就说了一句:“跟着走!”。
   
    跟着走!艰辛的旅途,锤炼着坚韧不拔的意志。一个人,一个政党,一个国家都要成长,而成长是要经历痛苦磨炼的,成长是一种美丽的疼痛。跟着走!只要有坚定的信念,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挡不住西天取经人的脚步!
   
    可是“跟着走”,方向一定得对,方向比速度更重要。我们三人先行小组,就走错过一回。如果有岔道,一条路痕清晰无杂草;另一条路痕模糊有杂草,那前者就是对的。可走着走着小路把我们引到一块宽广的草甸子上了。在草甸子上走了久远,既看不到河水,也不见明显的路痕。书记果断决定掉头,退回到进草甸子时的路口重新侦探。
   
    姚书记凭着其经常野外徒步的经验,认定一条路,我们跟了上去,但不免有些疑惑和担心。因为在峡谷里,手机没有信号,和后面大部队联系不上,万一走错了将会很麻烦。但书记信念坚定,说,你们看,我们走的方向左右山势越来越矮了,说明走的是上坡路,峡谷越来越浅,我们离上游终点肯定越来越近!
   
    果然,前面有人工建筑突然出现,好像是大楼,流水声也越来越大,似乎有瀑布。我们都高兴起来,看来“跟着走”是对的!于是我们加快了脚步。看清楚了,是大坝,好高的大坝呀,这就是我们的终点、拦截后河河水的玉渡山大坝!
   
    大坝上有人在和我们打招呼,是人力资源部的副总经理吴旭,她在终点迎接着我们呢!她是通过李健背包旁拴着的一个粉红色垃圾袋,判断出是自己人的。终于看到西天“大雷音寺”啦,终于看到我们的延安“宝塔山”了!可是还有一“难”在等着我们,还有最后一道“腊子口”在等着我们,那就是攀上大坝的天梯! 说实在的,我已经精疲力竭了。你说大坝有多高,仰望吴旭只是一个大点点,她在奋力挥臂,指示我们上坝的路径。
   
    忽然,老天下起了弥漫酥雨,星星点点,落在汗淋淋的肤肌上,很是舒服。但是那上坝的天梯,陡得几乎是立着的,加上被霏霏细雨这么一镀,更加湿滑不已,陡增攀爬难度。我是手脚并用使尽最后一点余力攀上去的。来到大坝上,双腿抖动不已,好长时间,才方便走动。
   
    看看时间,我们登顶正好是下午2点11分。吴旭兴奋地连呼意外、没想到,原估计怎么也得下午4点左右才能接到我们呢!
   
    “点梅花,点梅花”,一位“人众人”的女培训师,展开一副梅干图,让我们到达终点的每位队员用手指蘸着红色,在梅干上点上红色的指纹印记,以组成梅花朵朵,以证明登顶的成功——多美的创意!
   
    胜利永远属于坚韧不拔的人们
   
    这是一道围水的巨坝,一面对着我们来时的河谷,溢流的湖水也形成了一幅挂天的瀑布;而另一面是被围住的一湾120万立方米的静水,叫“忘忧湖”,是玉渡山景区的一部分。
   
    远望湖面,烟雨蒙蒙,湖边芦苇、树木、亭榭,全被墨色晕染得边界模糊,好似一副巨大的山水中国画!近处的湖水浑厚、凝重,像徐徐滑动的果子冻;远处的湖水虚芒、发白,一只水鸟忽然滑翔着刺破水面,触动涟漪,又马上飞升天际,巨大的果子冻因此在颤动——你看古人“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不就在眼前吗?
   
    多么摄人心魄的美景啊,盼望着我们大队人马快些抵达,共赏这天然图画。当我们围着湖边转上一圈儿再回到大坝时,远处河谷的绿丛中,已经影影绰绰看到我们的队旗、我们的人马了。我和李建兴奋地在大坝上高喊,“加油啊,终点到啦,看到希望啦”!越来越清晰的人们也不断地挥舞着各色队旗回应着我们,速度在加快,小雨也很给力!
   
    等队伍到了坝底,能看清楚了,因为小雨,大家都披上了事先发给的红、黄、蓝各色不等的一次性雨衣。等大家一个接一个攀爬上大坝天梯时,那才叫壮观呢:雨衣红红绿绿,人链悬挂,远远看去,就像是雨雾中垂在大坝上的一条彩带。
   
    其实这最后的20多米恰是体力透支最厉害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手脚并用在一点点地往上爬。下面的同事在鼓励;上面的同事在加油。这是最后的一程,胜利的喜悦和惊人的美景,就在上方!咬牙!坚持!奋力!攀登!“来,把手给我”!已经登上坝顶的男队员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回身拉着后面的同事。“来,把手给我”!——这是最后时刻、最为给力的声音!
   
    上来了!登顶了,胜利了! 大家都在兴奋地欢呼。不少人是踉踉跄跄地走来的,每人的双肩挎包又都被雨衣裹盖,哈哈,这下我们的姑娘和小伙子们,一个个都像背着后壳的“忍者神龟”了!“点梅花,点梅花”!一些人在大坝上排起了队,等着逐个在梅干图上按上证明自己胜利登顶的红指印;一些人发现了“忘忧湖”这幅“秋水共长天一色”的中国画景,迫不及待地取景拍照,刚才的疲惫和踉跄,全都抛到了脑后!
   
    集合啦!培训师招呼着大家来到忘忧湖畔一处临水小广场上列队总结。一声“电子商务中心的伙伴们,大家好”!百多名队员齐声喊道“好”!经过如此大力度的徒步历炼,大家还是那么坚定给力。培训师的总结充分肯定了大家顽强拼搏的精神,比预定提前了一个多小时胜利抵达目的地,很好地体现和完成了“艰辛旅途熔炼团队,坚韧不拔达成使命”的主题。然后在培训师的指挥下,各队派代表“共绘蓝图”,共同完成了一幅这次拓展活动的主题拼图画。
   
    商务副总裁刘建勋与人力资源部的副总经理李建钢、孙可始终在断后收容。因为总走在最后,所以在山道窄路上等待的时间也最长,付出的辛苦更加多。培训师请刘总上前给大家作总结讲话,魁梧壮实的刘总戴着奥运白色小帽走上前,敞开嗓子就吼道:“大家好”!全体立即大声回应“好”!刘总突然接着喊:“大家辛苦啦”!队伍中忽然不知所措,一些人俏皮地喊道:“为人民服务”……
   
    刘总以其洪亮的嗓音,干净、利索、简短地讲了三点:
   
    第一,感谢所有参加此次拓展的同事,大家以顽强的精神走到了终点,没有一个掉队,没有一个受伤!回家后希望大家弄盆热水烫烫脚,最辛苦的是我们的脚;
   
    第二,感谢人力资源部的同志精心的组织和策划,但事没完,大家要检验接下来晚上会餐准备的咋样——(大家一阵哄笑);
   
    第三,感谢“人众人拓展”培训师们专业的指导和细心的保障与呵护,使我们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我提议大家以最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表示诚挚的感谢!哗——。
   
    我的话完了,谢谢大家!
   
    结束了。辛苦、疲惫、惊吓、互助,还有牛雷、荆棘、河水、秃石、斜壁、废村、大坝、人链、英雄情结……一切都过去了,只有雨丝飘落,温柔缠绵,散发出清新的气息;只有秋天的风,拂在脸庞,吹在汗漉漉的身上。大家上车准备去会餐。走向大巴车的这段路,似乎也那么漫长。看见一段石子儿路,财务部的一位女生甩出一声甜甜的诙谐:“呀,我现在看见石头,就过敏”!是啊,难为这些女生们了,这么大强度的徒步拓展,可能是她们一生中的第一次,也会是最难忘的一次!
   
    记住这个主题吧:“艰辛旅途熔炼团队,坚韧不拔达成使命”。我们每年策划一次的拓展训练,就是希望能把所有的员工,打造成“鹰”一样的个人,“雁”一样的团队!   
   
    “最后的晚餐”,安排在延庆县城一家饭店。近200人齐聚一堂,见证着中心人力资源部最后令人满意的安排。刘建勋副总裁建议大家以掌声感谢人力资源部同事们对这次拓展活动周到的策划与安排。大家边吃饭,边看着餐厅两个大荧屏播放整个徒步活动的照片。大家一路的艰辛与快乐,都忠实地凝聚、定格在一幅幅照片上了。感谢我们的摄影、摄像师吴建华和李晋豫的辛劳付出,感激是心灵的音乐。
   
    回家的大巴开动了!几十公里的归程将高速公路横在了心头,蜿蜒成了一条画着五线谱的长带。在这长长的带上,我们的归车驱动成了一枚枚悠扬的音符在滑动,劳累了一整天的同事们,许多,已进入了梦境。但我的耳边,老是回荡着一个雄壮的曲调:“向前,向前,向前,……向着胜利的希望”!
   
    谢谢大家随着我敲打出的方块字,又走了一遭延庆后河河谷。下面请大家看看本文的插图,也是很有意思滴。:)
标签: 拓展训练 拓展培训 拓展 人众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表情






深圳市人众人教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www.renzhongren-sz.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24345号  
客服
需求